穿越小说网 > 穿越全能网红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大恩不言谢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大恩不言谢

    刘嫚和jason通话后不久,她便接到喻湛从多伦多打来的电话,她忍不住把歌曲泄露的事儿一股脑的都告诉了他。

    “我呆在医院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事,反倒是你们接二连三的出事,我坐立不安,想帮助大家,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哎!”

    “你先别着急,歌曲泄露对jason而言,是挺难受的,但美国在版权保护方面制度很完善,只要jason声明网上的音乐是非法传播的,各大平台就必须删除文件,传播途径可以很快被抑制住,至少能及时止损。”

    喻湛尽力安抚住刘嫚,实际上,他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应付高易淮,让他感到很心累,他一点都不喜欢跟这种老狐狸谈生意,逢年过节的问候,或者一些不伤大雅的小事,不太容易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只有当涉及实质性的利益的时候,人的底线才会暴露出来。

    他并非让高易淮把自己的股份白送送给他或者低价卖给他,他说他完全按照市场价购买,甚至还可以另外加两个百分点。

    这笔钱基本上掏空了喻湛现在所有的家底——他根本没想这么早购入新季的股份,他的资金太少了!他原本的计划是先赚钱,再一次性到位。到目前为止,他也就只赚了《晚明遗梦》的票房分成和《青春计划》的版权费,差不多有十多亿,《晚明遗梦》还在上映中,《青春计划》也在逐集拍摄,最后金额不确定,就算加上micro兄弟承诺的一亿美元的美国版权费,撑破头二十亿,还是远远不够的。

    想短时间内积累大笔资金,喻湛觉得还是得依靠宠物医保卡的推广,储蓄资金池。如果宠物医保卡七月份开始运行,也得到明年年初,才能有效果。

    结果何华光执意要现在转让股份,季千嵩又借机陷害何路深,喻湛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

    别看他在高易淮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其实他的钱只够买下何华光和高易淮两人共计百分之10的股份,也就是说,他没法再继续收购陶合晋的股份。

    在电话里,喻湛也把自己的难处告诉了刘嫚,刘嫚这才知道他去见了宋君哲的父亲,

    刘嫚垂目寻思,喻湛快要没钱了,她当然可以把自己的钱借给他,问题是动辄几十亿上百亿,她那点钱塞牙缝都不够啊!

    “难道一定要把所有股份买下来,才能遏制住那个嚣张的季家吗?”她问道,“我们不能联手对付他?”

    “可以联手,陶家肯定是愿意帮我们的,但还有其他股东,我不了解,甚至不认识他们,光用嘴说服他们,不如直接用钱换他们手里的股份。”

    喻湛和高易淮还算是熟人,一场谈判都如此艰难,何况其他人!

    “你不用操心我们这边的事,何家背景没那么简单,季千嵩不会做得太过,而且他这段时间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他不敢再继续肆无忌惮的,至于jason,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是他公司内部的争斗,你是外人,最好静观其变,如果他要求你帮他,你再出手!”

    “嗯,好的,你.......”刘嫚犹豫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回纽约?”

    喻湛轻笑,“这么快就想我啦!”

    刘嫚握紧了手机,“你在,我心里才踏实。”和喻湛交往这么久,她以前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意识到他的重要性,他在病房里陪伴自己,她才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喻湛何尝不想呆在刘嫚身边,“你等我把事情办完,最快今晚,我就能回来。”

    刘嫚轻轻嗯了声,“你要注意安全。”

    喻湛挂了电话,抬起头,看到高易淮从餐厅里走出来,表情看不出喜怒,他立马迎上去,“高叔叔......”

    高易淮截住他的话,“我有点急事需要处理,得先走一步,我们要谈的也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我同意把股份卖给你,具体细节和相关事宜,我已经和阿哲说了,你和他再商量商量,等我回国后,我们就签订转让协议,正好赶上老何要开的股东会,一场会决定两件事。”

    说完,他拍了拍喻湛的肩膀,“虽然我依然不认为你的计划能够成功,但我还是会站在你这一边,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喻湛怔愣,宋君哲和高易淮谈了什么,让他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

    把高易淮一路送到酒店外的专车里,喻湛再反身回到餐厅里,宋君哲还坐在位置上,津津有味的吃着面前的牛排。

    他走近了,宋君哲抬头笑眯眯的说,“这家店的牛排味道一般般,厨师手艺不如我家里的西厨,不过还能入口,听说纽约有一个很有名的做牛排的网红,叫什么‘撒盐哥’,我要去尝尝他的牛排。”

    “你口味淡,他的牛排很咸,你更不喜欢,”喻湛在他面前坐下。

    “你怎么知道的?你已经去吃过了?”

    “看他的名字就知道咸,”喻湛觉得宋君哲的情绪平静了,似乎十六年未曾谋面的生父,在他心里没有留下半点波澜。

    喻湛试想如果当事人是他,他一定吃不下牛排。

    “谢谢你帮我说服他,”他郑重向宋君哲道谢。

    “stop,我们之间谈什么谢,搞这么生分,再说我又不是只帮你一个人,我还要让阿深恢复自由!”宋君哲反感的看着喻湛,仿佛在警告喻湛再说谢谢就翻脸。

    喻湛笑笑,“那就大恩不言谢了。”

    “嘁,我施恩可不图报。而且...”宋君哲眼神有些许复杂,“我帮你还价了,你不仅不用多付两个点,还能在市场价的基础上,降低两个点。”

    在生意场,不存在什么父子、兄弟情义,要不然怎么有那句“亲兄弟明算账”的名言,何况宋君哲和高易淮的关系还不是正常父子,他们的感情基础近乎为零,宋君哲如何说服他父亲主动降价?

    喻湛没有问,他直觉,宋君哲一定为他、为何路深做出了某种牺牲,某种妥协。他说,“走吧走吧,不好吃就别吃了,我们现在去纽约,我请你吃‘撒盐哥’的牛排。”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