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网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 > 第九十三章 理由
    管事三长老的问话真是让武栋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刚才洋洋得意想好的关于花灵媞将要面对的凄惨下场全部没出现,反而这三长老还一副冲着人家亲切又虚心求教的亚子!

    我说三长老,你可是我族现任的管事长老,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问题?难道你现在不是应该追究这个外族弟子竟然不听从我这个管事的指教,胡乱作为嘛?!你这样对着人家低三下四的取经,那让我以后在那死丫头面前怎么做人?!

    可惜管事三长老并不能听到武栋的心声,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脸上一副费解的神情。他现在的关注点全在花灵媞身上,脑子里也全被刚才无边的红色血迹景象占据,只想要知道这其中究竟存在怎样的因果关系,只有弄明白了,才能长期保持这种效果,家族就可以省下无数的心血和资源。

    而花灵媞呢,则将两人的样子全都观察在心,心里却兴不起任何波澜。甚至连方才震惊于大佬因为她擦了一个身就恨成这种样子的情绪都消失不见了,心里突然就觉得没意思极了。

    “这我如何知道,兴许大……那魔物是个自尊心极强的,我给他做杂役反而显得他更像是无法行动的废物,这才有如此大的怨念。又兴许就是我这个人让他觉得特别讨厌,只要我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愤恨不已呢。”

    花灵媞用一种无力的口气给出了两个奇形怪状的理由,看了石阶上面的大佬一眼,怏怏的转过身去。总觉得有点不想看到那个人影了肿么肥四。

    管事三长老听完后略一思索,然后神奇的点了点头,“你这话听起来虽离谱了些,可是细细推敲其实还是有些道理的。那魔物常年忍受剧痛和压抑等负面刺激,说不定突然被一些正向的事物打搅,它反而更无法忍受。又迫于没有发泄而出的渠道,气血翻涌,灵气便更多外泄,歪打正着才有现在的状态。”

    他自觉分析的颇有道理,一边说着,一边频频点头,甚至觉得此种方法将大有可为,想将其拿回族里记录下来,开一个专项研讨大会,在众人群策群力证实有效之后,以后就作为长期保留手段,与“传统”手法交替使用。

    花灵媞站在那里一言难尽的看着陷入沉思的管事三长老,觉得自己乱说的话好像人家居然当真了,思索的非常投入啊。刚想打断一下这位的思路,让他放弃这种念头。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真的能够把她的办法加入实操,说不定大佬以后还能少些皮肉之苦?搞搞卫生之类的,总比挨鞭子强吧,虽然他忍受搞卫生比忍受挨鞭子更气的感觉。

    可是她没有打断,自有别人打断。

    “长老!”一旁的武栋也是看着管事三长老那认真的模样,心里更加不平衡的惨嚎,“您难道就没有发觉这个花灵媞她没有依照家族规矩做事,是一种违抗命令的态度嘛!我几次三番过来教导,可她依旧我行我素。虽然她的方法效果可能更好,但不听管事的命令也是很严重的问题吧!”

    管事三长老被他一嚎,当然思考不下去,甚至连刚才颇有些兴奋的心情也飞掉了大半。

    这……武栋此话说的也有些道理蛤,但是这个花灵媞给家族带来的好处眼下要比她不听话这事重要的多啊,他也总不能以这个理由对其作出什么处罚,毕竟往后还得让人家继续出工出力,这要直接罚一通,她干活不卖力了怎么办。

    管事三长老面对义愤填膺的武栋,稍微楞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过来,“花灵媞,虽然你的表现令家族很满意,可武管事说的事也对,你确实在听命行事一事上过于疏忽大意,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多听听武管事的话,他在这禁地之中待了许多年,所顾虑到的事自有他的道理,相互配合才能更好的为家族做事不是嘛。”

    说完花灵媞,他又转头安慰武栋,“好啦,我说过他了,你无需再这般动怒。其实她虽是歪打正着,但总算也是给家族立了大功,此等业绩不也是算在你头上,前不久不还得了奖赏,其他的小错便当功过相抵,这就销账了去吧。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说完,管事三长老不再看他们俩,而是又意味深长的瞄了石殿门洞洞一眼,一甩袍袖,真就朝院子大门而去。

    花灵媞可不干了,听完管事三长老的话猛地一转头就瞪那边的武栋呢。心说嘿你个鸡贼,原来借着我的光还得了奖赏。然后那边厢刚领好处,回头就又告我的状。她就说呢昨晚上这厮啷个那么好说话,她想出门他就配合了,原来原因出在这哈!

    武栋刚听到管事三长老说他得了赏赐心里就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完后一抬眼就发现花灵媞在那里瞪他,忽然心里就有点发虚。嗨呀,因为禁地表现优秀自己被表扬发奖励的事终归还是让死丫头知道了!

    哎等等,这事即便让她知道了他心虚什么?!他发着虚发着虚又觉得这事不对了。我是领了赏啊,但这和死丫头又有什么关系?她是九方家族的人嘛?这赏是长老说发给她的嘛?让我得了赏就不能纠她的错让她倒霉了嘛?!

    况且他今天也补偿了,谁知道管事长老他自己好奇决定凑晚上的时间点来禁地看看,正好就逮到你溜出门这也和他没关系啊!是你自己误了时间嘛!这不算补偿嘛?去打听打听他武栋以前给谁过这个方便了,还瞪上我了,我也瞪回去!

    花灵媞瞪了一半,竟然被对面那个家伙又给瞪回来了,就加足马力更是瞪过去!

    让我溜出门这不是你不给我带东西嘛,你早给我带咱们不就啥事没有?!你也说了我不是你九方家族的人,那我那么听你话干嘛。你们九方家族请人来做这种危险的任务还不给酬劳,你们还有理了你们!竟然还搁这儿跟我理直气壮的比眼色。进而我瞪不赢你就算我眼睛小!

    武栋看着花灵媞已经宛如铜铃一般的眼睛,不由自主也加足马力,觉得今晚这一场要是输了,以后更不好管这个二货了!

    两个抽风的人就是这样凭着一对招子也能在大半夜吵着架,吵得还特别起劲,谁都不服谁,要不是管事大长老没有出那道牌坊的空白符咒,远远叫了武栋一声,只怕他俩能这样吵到天亮了去!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