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网 > 天降丫鬟要革命 > 112.秦老爷同意
    “我的意思是说,也只有我可以帮助江城,你作为一个小丫鬟就算他再怎么样喜欢你,你一点忙都帮不上,还会扰乱他的心思,你现在不是他的盔甲而是他的软肋,有了你,他会拒绝对他的帮助,拒绝对秦府的帮助。”

    楚絮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是什么忙都帮不上,空有一腔喜欢有什么用啊。

    看着面前的人陷入了沉思,还是趁热打铁的好。

    “所以说,不如你就让个道儿,让可以帮助他的人进来。”

    苏锦书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来,“当然,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要走也得给你点盘缠不是?”

    楚絮低头想了一会儿,可是她和秦江城已经约定好了的......

    “今日,我可听说江城在牢里被用刑了。”苏锦书见她没任何反应,不得不将父亲的计划说出了一点刺激她。

    什么?楚絮惊讶抬头,“怎么会这样?他只是暂时扣留,怎会用刑啊?”

    “大牢是个什么地方,进去的人他能好好的出来吗?”

    楚絮管不了这么多了。看着桌子上的银票,自己远走他乡也得需要大量的银子啊,伸手将银票收了起来。

    看着计划成了苏锦书面上假装镇定,内心可真是乐开了花,“这就对了嘛,你是个聪明人,如果没有江城,我想我一定会和你做朋友的。”

    楚絮起身离去,虚伪的话她不想再听下去了,既然苏锦书的目的已经达成,这顿饭的价值也就发挥到了,吃不吃还有什么区别吗?

    她从房间出去,端着饭菜的小二从外面进来,二人打了个照面,“诶,姑娘,菜已经上来了。”

    楚絮只当做听不见,继续往前走。

    小二将菜端上桌子,“菜已上齐,姑娘慢用。”

    “好嘞。”苏锦书从没有觉得像今天一样开心,看着桌子上的食物真的是太诱人了。

    秦府

    秦老爷在院子里急得团团转,到底要不要去找苏万成啊。

    “老爷不好了,听说,少爷在牢里被用刑了。”刘正突然跑来说了一句。

    “什么?”秦老爷霎时间感觉头晕目眩,用手扶着头,脚下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晕乎乎的,一个没站稳就要倒下去,还好刘正眼疾手快,一把给他扶住了。

    “没事吧?要不要请大夫?”刘正一脸着急,这老爷为了少爷的事情着急上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还是怪自己不该这样鲁莽说出来的。

    这少爷还没出来,老爷如果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秦府可就真的垮了。

    “没..没有。”秦老爷自己重新站好,摇了摇手,“不用去请大夫了。”

    “那我扶你进屋休息。”刘正搀扶着秦老爷回了房间。

    半躺在床上的秦老爷看着窗外的那棵树,在风中摇曳,马上入冬了,树上的叶子也所剩无几。

    人就像那叶子一样,时候一到就得落下来,就他这一把老骨头早晚也得走,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女平安,秦府壮大。

    “老爷。”刘正进来禀报,看着床上人的面色憔悴,到嘴边的话却又迟疑了

    “怎么了?”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我来看你了。”门外的人沉不住气,听着屋子里的人迟迟不报,自己就先进来了。

    “苏员外,你怎么...”刘正一脸惊讶,“我家老爷身体不好,你就别气他了,要不你先出来。”

    秦老爷正要去找他呢,正好他自己送上门来了,“刘正,你先出去吧。”

    “老爷,这...”刘正皱眉,想起刚老爷快要晕倒的样子,自己怎能放他一人跟苏员外在这呢,万一再出个啥事。

    “出去!”秦老爷语气加重。

    “是。”看着老爷如此坚持,他只得先出去,在门外候着。

    苏员外默默走到秦老爷床边,找了个板凳坐下来,看着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人。

    “老秦头儿,你这是何苦呢?”苏员外此时心中对这个昔日的老友也略有心疼,“我女儿就真的那么差吗?”

    秦老爷闭着眼睛,他是一个比较在意孩子想法的长辈,这次真的要以爱之名替孩子做主了。

    “我同意!”

    苏员外身子一震,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一秒他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你...你再说一遍。”

    “我再说一百遍,也是我同意!”这会儿语气更加坚定了。

    “啊哈哈哈哈。”苏万成仰天大笑,“没想到你也有开窍的时候啊。”

    秦老爷赶紧问,“那,城儿何时能出来啊?”

    “我现在就去把我姑爷给弄出来。”苏万成说完就往外走去。

    留下秦老爷一人在房内,他知道秦江城的脾气,就算是受刑他也是不愿意做他不想做的事情的,所以已然准备好受城儿的埋怨了。

    李大柱家

    李刘氏正弯腰给两个傻儿子烧火做饭。

    “娘,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不信,你听,你听!”大儿子挺着他那个犹如五月孕妇般的大肚腩,奋力的贴紧他娘的耳朵旁。

    “哎哟,马上就好了,你先一边玩儿去!”李刘氏语气中尽显不耐烦。

    二儿子正在院子里玩耍看见这一幕,也跑了进来,指责大哥。

    “干嘛呀你,你咋能把肚子挨着娘的耳朵,这样没礼貌的,你应该这样。”说着将李刘氏的脑袋按向大儿子的肚皮旁,“这样娘就听得清了。”

    李刘氏被这两个儿子折磨得不轻,“我说你们俩个,什么时候可以正常一点啊!!”

    害得她差点摔倒在地上,暗自心想着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突然一个黑衣人闯进院子,俩儿子吓得躲在李刘氏身后,

    “娘,有鬼来了。”

    “这才不是鬼,这是大怪兽来了。”

    黑衣人听闻这话,也翻了个白眼儿,这李大柱以命换财,还换对了,否则就这两个儿子可真够受的了。

    “事情办成了吗?”

    “事情...”李刘氏也怕啊,因为她记忆中事情还停留在那晚,没有任何进展,“还没有,不过我会想办法的。”

    “不用了,我来就是告诉你,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不用办了。”说完就走了。

    李刘氏长舒了一口气,太好了,总算是不用她了。

    ------题外话------

    看文的小可爱一定要收藏啊啊啊!

    te1808171